王亚平:老家亲戚很低调锁着家门看直播(组图)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jhfunds.com.cn/,nba

王亚平的家在福山区张格庄镇张格庄村,这个有着“中国大樱桃第一镇”美誉的地方,每年六月前后都是最美的季节。如今,樱桃熟了,这里的村民们一边忙着摘樱桃,一边互相传达着一个令人振奋的消息:咱村里出了一个“嫦娥”,王文君家的大闺女成了神十的女航天员。

这个被誉为“全宇宙最美女航天员”的姑娘,在村民眼中是个什么样的人?小时候的她有啥特长?虽然记者没有采访到她的父母,但是本报记者联系上了王亚平的老师以及看着她长大的村民们,为你还原他们眼中的“最美女航天员”。

从去年开始,福山区张格庄镇张格庄村这个小村庄打破了往日的宁静,来自全国各地的媒体记者不时出现在村头,打听一个名叫王亚平的姑娘家在何处。

记者们找到了王亚平的家,却进不了门,更别说采访她的父母。在10日的新闻发布会之前,这个常在媒体“露面”的航天员,从未真正走进大家的视野,她的父母也被媒体评价为“专业低调”。

在10日的新闻发布会之前,这位足以让家乡父老引以为傲的烟台姑娘,名字常常见诸报端,可没有一家媒体曾真正采访过她。

关于王亚平的一切消息来源,记者们只能从网上和偶尔零散的报道中获知,通过这些揣摩这个烟台姑娘。

2012年神九发射时,王亚平曾和刘洋一起进入备选名单。通过简历人们了解她:“17岁参加空军招飞选拔,成为我国第七批女飞行员,能飞4种机型。2009年5月通过层层严格选拔,成为我国首批女航天员,神九任务备份乘组成员。”

早在2012年6月,本报记者就曾前往王亚平家乡,试图采访她的父母,不过当时她的父母选择“消失”来应对各路蜂拥而至的媒体,以至于想要采访的媒体记者都败下阵来。

当时本报记者就曾发现,无论如何记者们始终找不到王亚平的父母,有的媒体聚在她家门前守候,有的则在周围“巡逻”。

一位记者说,王亚平的父亲王文君家的大门已经被他拍了几十遍了。来自文汇报的记者说,他已经来到张格庄村蹲守了3天,但从来没有堵到过对方。

去年6月11日,本报记者前去采访时,王亚平的父亲王文君差点就被记者们“逮”到了。

当时在王文君家的胡同口,一位村民说,王文君就在自家门口。闻讯赶来的记者撒腿就追,果然看到王文君家门口停着一辆三轮摩托车,这时对方也发现了记者。坐在驾驶座位上的王文君猛加油门,车辆冒着黑烟往山上开去,把追击者远远甩了开来,只留下冒出的黑烟尾气和一个模模糊糊的背影。

到了今年,神十即将发射的消息再次传出。张格庄村再次成了媒体记者的聚集区。

近日,记者从一位电视媒体同行口中得知,今年5月底,一众媒体记者来到王亚平的老家,试图采访一下“飞天神女”的父母,但是不论从什么途径做工作,均被拒绝。

白天的努力没有成功,有的记者就选择了一个笨办法连夜蹲守。一位媒体同行跟记者诉苦:“那天晚上,我们蹲守到凌晨4点多,看到一个黑影从王亚平家的墙头上翻了下来,于是大家赶紧追了出去,而且一直追到了机场,就差点把航班逼停了。”

这位同行说,为了躲避记者的采访,王亚平的父亲王文君甚至不敢去换登机牌,飞机是7点25分的,直到7点24分,老头才现身去换登机牌。更令人诧异的是,两位老人还化了装。王亚平的母亲戴上了莫文蔚样式的假发,而且穿上了花衣服,真的让媒体伤透了脑筋。

10日下午,王亚平姥姥和四姨王淑美家均是大门紧锁。而王淑美家虽然锁着门,但透过门缝能看到屋内电视正播放着关于神十的报道。

记者拨通王淑美的电话,“当时确实关着门在家看电视。”王淑美说,有四五年没看着外甥女了,亚平不但长得漂亮,还很孝顺,和姥姥特别亲。“希望孩子快点回来,和家人团聚,希望一切顺顺利利!”

10日下午,在张格庄村委会,一位男子正坐在沙发上看着央视关于神十的报道。看到王亚平顺利进入神十飞行乘组,他并没有显得十分意外,脸上露出了轻松的笑容。“她好像胖了,在我印象里是个瓜子脸。”这位男子说。

10日上午,本报记者来到王亚平的母校福山一中,这里刚刚进行完高考,走在学校里,你会发现这里无论是老师还是学生,眉眼之间都流露出喜悦和自豪的神情。

“王亚平是一个心中有目标的人,很执着的去追求,不放弃,能坚持。”福山一中的老师们回忆起王亚平当时在校时的情景仍然很激动。

“这是现实版的嫦娥,2000多名师生时刻期盼着自己的校友能够实现自己的飞天梦想。”福山一中校长孙顶松说,“只要条件允许,飞船发射的那天我们会组织全校学生观看飞船发射的电视直播,给学生一种激励。”

王亚平就读的初中是烟台第二十三中学(现已合并为崇文中学),曹美娜是她的初中班主任。

10日下午,神十航天员乘组名单公布,烟台姑娘王亚平成为唯一的女队员。对此,曹美娜感到非常自豪,“她很了不起!”

在曹美娜的印象里,当年上初一的王亚平皮肤有点黑,扎着长辫子,长得很漂亮。“她属于那种很可爱的女孩,性格也很好,既不张扬也不拘泥,非常随和。”曹美娜说,虽是女孩儿,但王亚平体育成绩非常好,每次开运动会,她都参加长跑项目。

王亚平初中毕业后很少回家,工作之后回家的次数就更少了,所以村民们提起她,更多的印象还停留在王亚平的童年时代。

“是个品学兼优的女孩子。校园运动会或者学校组织节目,经常能看到王亚平的身影。”王云然说,王亚平就读的小学是村东头的张格庄完小,当时她是王亚平隔壁班的班主任,也是王亚平的邻居。

在通往王亚平老家的一个必经路口,住着她的远房表姐王镇叶。说起这位表妹,王镇叶一脸赞叹,“从小就稳当,不跟其他小闺女一样东跑西颠地疯,平时不大放声,有点内向,但成绩一直很好,还多才多艺。”王镇叶说,王亚平上小学时,每年“六一”都会上台讲话和表演节目。王亚平同学们的家长最常给孩子说的一句话就是,“看看人家王文君家的大闺女。”

王亚平本家的一位爷爷王绍告诉记者,王亚平小时候家境并不好,三间半平房里,挤着一家四口人,四十多年没换过。为了供女儿上学,两口子基本靠种樱桃。在王文君夫妇被接走前,他曾在商店门口见过王文君。“我问他今年去不去闺女家,他说不想去,想在村里待着,在城里住不习惯,没想到没过多久就被女儿接走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