亏了70亿!网易云着急上市了

5月26日,网易云音乐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今年3月时,就有媒体传出网易云音乐将要在港交所上市的消息,但并未得到后者的明确回应。

根据招股书,2020年网易云音乐营收49亿,还值得关注的是,从2018年到2020年,其亏损分别达到20.06亿、20.16亿和29.51亿,累计高达近70亿。那么,在竞争激烈有增无减的情况下网易云音乐何来底气上市呢?

对网易云音乐来说,再美的营收数据增速也无法掩盖三年净亏损近70亿的事实,更不要说越来越“抑郁”的社区体验了。社区体验渐趋恶化,可能造成网易云音乐的致命伤,毕竟其成功的锁钥就是音乐和社交的社区叠加。

有分析显示,网易云音乐评论区中充斥最多的词是失恋、考试、绝症、抑郁、酒精等等,去年全网出现的“网抑云”事件则是集中爆发的后果。

简单来说,当用户发现携带抑郁情绪的留言能够得到更多点赞时,可能编纂的内容就会随之出现,最终让过多的卖惨、无病呻吟内容带动整个社区的氛围急变,直接危及用户体验。

就此而言,网易云音乐也难逃随着用户基数的增加而社区的氛围越来越接近互联网的平均值的宿命。关于这点,直接让网易云音乐要面临要流量要上市还是要用户要理想的两难抉择挑战。

从消费者视角来说,与此同时难以忍受的还包括运用的越来越臃肿。对于老用户来说,之前有过一款比较简洁的网易云音乐的 UWP 版本,但是很快就和 PC 端一样变得臃肿不堪。

梳理一下今年情况,可以发现网易云音乐为了让自己在资本市场拥有更多的想象空间,一路从直播到K歌再到社交不断给自己添加新的功能,以覆盖更多的赛道;显然,还是资本重要。

从创作者视角看,网易云音乐上传协议中的“霸王条款”问题曾掀起了轩然大波。

对此,网易云音乐的更新中尽管删除了无条件“再授权、衍生作品、出版”三个权利,改为了“经授权方另行确认以后”,以及在《说明》中解释该授权期限为两年,但实质性权利变动不大。

简单说,针对音乐人上传后不能删除的问题,必须“联系原创君”进行人工处理,实操太难。

对此,可以联系网易云音乐下场手撕酷狗音乐进行补充理解。2月时,网易云音乐公开指责,“酷狗团队在山寨网易云音乐事件的诡辩中,所表现出来的偷梁换柱、羊头狗肉以及对公众肆无忌惮的糊弄”,还跨企业建议“申请取消酷狗音乐相关团队的年终奖励”。

究其实质,双方的焦点是知识产权问题,那么放置在网易云音乐极其创作者之间,网易云音乐不该反省?

对网易云音乐来说,之所以不要面子的占住创作者及其成果,根源就是版权不足。

2015年标志着中国数字音乐市场正式进入了正版化的时代。作为2013年才成立的新锐公司,网易云音乐在版权抢购上慢了一步,最终几乎沦为唯一的输家。

当时,腾讯音乐财大气粗,直接把国内外能买歌曲都买了下来,已拥有3500万首曲目的授权,占到国内市场80%以上程度。

在这方面,比较典型的就是周杰伦事件。当时,网易云音乐赶在版权到期前直接将周杰伦歌曲以400元价格打包出售。

据悉,在版权到期后,网易云音乐还曾售卖过。结果,一些用户对此也不满,致使时任副总裁王诗沐出面道歉。但是,这次版权争夺失利所导致的大量用户流失,却是怎么都无可挽回的。目前,网易云音乐版权方面进行了大幅扩容,但缺少头部歌曲。

总的来看,这些不利因素最终都反映到业绩数据上。要知道,截至目前,网易云音乐仍处于亏损状态。

历数一下,从2018年到2020年,即使是经调整后的净亏损,也分别达到18.14元、15.80亿和15.70亿。在这种情况下,不断高涨的版权费用,加上资本回报的欲望,都会压迫网易云音乐不断攫取利润,最终可能导致整个目的的蜕变。这尤其体现在数据算法上。

其实,对用户来说网易云音乐最大的吸引力是个性化推荐。个性化推荐被应用于所有首页功能,再加上简洁的UI设计,让用户在能听到自己想听的同时操作体验顺畅,称得上是增强粘性的利剑。

2020年,网易云音乐社交娱乐服务及其他收入占比就高达46.4%。问题在于,大数据利用协同过滤、语义分析和操作分析诸多技术的前提是收集和整理用户的操作行为。

换言之,网易云音乐在不断记录用户的操作行为,然后才能据此抽象出听歌习惯和操作习惯等数据,最终实现区别推荐。甚而言之,不排除其他收集用户使用场景,捕捉用户兴趣、情绪的波动等行为。

就此而言,网易云音乐也要面对类似抖音所遭遇的消费者隐私问题。总的来看,这都是网易云音乐在版权不足下的焦虑症,毕竟空有推荐没有资源的线

从赛道角度看,对手不仅腾讯,网易云音乐还要面对抖音的挤压。前者挟无以匹敌的资金占据版权资源优势,后者据新潮人气的流量形成算法数据屏障。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jhfunds.com.cn/,nba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